爸媽,我是你們親生的嗎?
小說推薦爸媽,我是你們親生的嗎?爸妈,我是你们亲生的吗?
李坤兴从上海解封出来,回到阳溪,第一时间到五洲,向生父兼企业董事长报到。但依保密原则,孟虎的遗产事不能说,虽然觉得尤董有兴趣听,因为也是换婴家庭。说不定他也知道周志栋这个人。
就是谈企业的事,两人仿佛心照不宣了,只说法律上的事,不说企业管理的全方位的事了。这在李坤兴出国前已经有点这样,出国一个月后回来,更加不谈,是确定李坤兴回归到专职法务了。
生父的想法,觉得这个生子还是要了解适应企业,慢慢增加适合企业管理的气质,比如魄力、狠劲、气场。他现在是温文尔雅、思路清晰、适合做专业工作的白领,而企业管理人才需要狼性。有两件事尤其让父亲不满。一件是那些闹股权纠纷的五洲元老到公司闹事,指名要与律师交涉,李坤兴一味法言法语,和颜悦色,对方却大声指责,甚至叫骂,在气势上压倒了李坤兴,有些话污辱到尤茂昆和五洲,依尤茂昆想法,儿子要号召员工动手教训他们,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就只有打,是在五洲的地盘,没什么怕的,可李坤兴没有血性。另一件事是去年有位到外地工作的员工,工伤事故已经解决,后悔赔少了,与亲友来公司闹,李坤兴出场不够狠,只是报警,手机给人摔了,都没敢动手。尤茂昆觉得,别人闹上门了,五洲人不能客气,无论声量、气势都要压过人,打架在所不惜。在平时企业管理上也是如此,要讲道理,也要敢亮剑,两手都要硬,或者说是两条腿,缺少其一就是跛脚。他的名言:你不日他娘,他不认你是老子。
李坤兴的想法,也认为自己有点不适应五洲。不知道是不是企业都是这样的。管理书上不是这样讲的。难道自己是纸上谈兵?加上最近律师业务忙,就有了从五洲退却之心。当然法务还是要做的。也想:有的企业老总对法律一知半解就自以为是,对法律顾问总是不满意,以致解聘律师,自己与五洲也不是没有可能。如果仅仅是因为亲子而维持着,这多让人尴尬。生父不会认为自己做律师也太“文”吧?有可能喔。
李坤兴问了对赌协议的情况。已经签订了,在履行。
网游之三国王者 想枕头的瞌睡
尤茂昆说到尤凯对股东会决议的不配合,还是想收回一半股权。李坤兴重复了过去的观点,说官司赢面大,但不确保,最好协商。李坤兴说:“从打尤凯官司的角度,这次他不配合可以作个证据保全。逻辑是这样的:父母给的股权属于赠送性质,登记完成了,法律上认为是已经赠送完毕不能收回,但这种不配合的情形,赠送人可以以违背赠送人的意志和利益,要求返还全部或部分赠送标的。当然。如果他有正常理由不签字是可以的,没有任何理由不理睬、不履行股东义务是不可以的。”
他们就商量给尤凯发一个参加股东会的函,他无理由拒绝签字的话就是证据。亲人之间要这样是悲哀的。
谈到其他闹事的股东,尤茂昆说今后每年基本没有分红,宁愿多发员工的奖金。
李坤兴懂,这就是让他们的股份得不到利益,拖死他们的股权。
这是股东斗上了,内耗了。
还说到财务总监张海荣又提出年底退休,退股,有5%,要5000万。尤茂昆说这个棘手,企业财务,手里牵着会爆雷的线的。
李坤兴感到做企业是心烦的。可做什么事业不心烦呢?
可做事业的人是认这个“烦”的,这是宿命。尤董平时也总这样教育员工,说“烦”是做事业人的命,天下没有不烦的事业。
所以成就和烦心像钱币的两面不可分割。有人就为了事业迎烦而上。李坤兴想到有一个人就是这样,就说,听说江小涓做销售总监了。表兄关心表妹是自然的。
尤董也想说这件事。他觉得,江小涓成长了,成长为他想要的样子:有魄力、有胆量、有脑子、有韧劲、肯沟通。
尤茂昆对江小涓表扬了一番,李坤兴从中能听出扬彼抑此的意思。李坤兴心里也认为江小涓有拼劲韧劲,未来可期。
尤茂昆特别强调了江小涓的懂得沟通,每晚与他通话交流工作。李坤兴又自愧不如。他出去一个月,总共与生父联系过两三次。与生母解菊青倒是三天两头联系,母子间的那种。
江小涓真是会沟通。除了尤董,还有一个人,也经常联系,那个人正是李坤兴。
她做销售还是先跟李坤兴商量的。走马上任前,李坤兴还在上海隔离宾馆时,他们有过几次长谈。
江小涓跟李坤兴当然是可以说心里话的,说自己这次是不是胆子太大,骑虎难下了。
李坤兴说:“跟你说实话,我也是有点担心你的,你要个分区负责人,结果尤董给了你总监,你之前没接触过销售,但也别怕,没吃赤猪肉总见过猪跑,你以前对销售多少有认知,而且新人没包袱反而能创新。你怎么做有什么打算?”
江小涓说:“我想两个方面,对内是提升员工的士气,对外是维护老客户开拓新客户。我总觉得五洲这么多年的学习培训,员工没有多大改变,特别是现在有困难,都不敢承担,没士气,所以我想出来。靠我一个人没用,我想看看员工中还有谁想大干一场。我也不知道怎么激发员工的积极性,我想召集大家真诚交流,畅所欲言,有什么说什么,看看瓶颈在哪里,为什么没积极性,总是按部就班,像你说的没创造性。我相信总有原因,虽然每个人的不同,我相信每个人有需求点,有潜力,实在不行就换人。像尤董说的,不换思想就换人。”
李坤兴说:“我说说我的想法,企业管理,人力资源管理,我不是专业,谈点肤浅看法。据我观察,人能够成才,是基因决定的。我相信基因决定论。不但人的身高、样貌、健康等身体特征,就是人的智商、情商、性格等精神特征,在这个人出生时已经固定了,后天很难改变。基因和生命个体之间,像是一种委托代理关系。假设你委托我办案,我作为代理人当然有自由意志,才能办好案件,完成你的委托事项,但根本上,我是要服从你的意志的,一切围绕你的意志展开工作,否则你就要解除我的代理权。在这个关系中你是先天的、决定性的,我是服从性的。回到前面的问题,你相当于基因,我相当于生命个体,大家看到的我,那个活生生的生命个体,其实是被后面隐藏的你控制着的。这不由我的意志为转移。人只有在做基因喜欢的事情的时候,基因才会分泌多巴胺来奖励生命体。就像我满足了你,你就给我代理费一样。反之。外力让我做脱离你意志的事情,我会焦虑不安,会不愉快。所以五洲总是说人会改变,其实人很难改变,改变了也很痛苦。除非洗脑,而洗脑要提供一个失智的环境,是反科学反人类的,很难做到,做到了也是悲剧。”
江小涓惊叫:“哇,我的好哥哥,你说得太有道理了,你在给我洗脑!”
李坤兴知道她在开玩笑,仍然说:“我不是洗脑,我只是一家之言,你要自己判断对错,不要盲从。兼听则明嘛。我还发明了一个理论,是我的首创,就是成功的人具有‘三心二意’的特质。企图心、不服心、良心,意志和创意。企图心是天生的,基因决定这个人想成为怎样的人,是努力出人头地,还是过平淡日子。不服心是在社交群体中不认为自己比别人弱,有自信做到跟成功人一样,这是种能力自信,是对自己正确评估后得出的结论,你敢于出来领导销售,应该有看到五洲的销售领导不过如此,你会比他们做得更好。有不?”
“对啊,我是这样想的。请继续赐教!”
“绝对正确的追求利润之上,有一个绝对正确的讲良心。无德无以行远,做生意不是一锤子买卖,良心不是得失,胜比得失。所以良心贵在得失之间做正确选择。就是说,顺的时候都讲良心,逆境中坚持良善才可贵。”
江小涓说嗯懂了,二意呢?
“意志不用多说,做任何事要坚持,竞争胜者意志的因素太大了。创意跟意志正好是相铺相成的一对,有意志,但方向要对,方法要好,创意主要在方向和方法上,没有它们,不会成功,或者不会有大成功。”
江小涓说,三心两意,我记住了。
李坤兴说:“不管是自然生态还是社会生态,都决定三心二意的人不是人类比例中的多数,服从二八定律,80%的人平庸的,20%的人不甘平凡的。这种结构是一种生态平衡,就像食物链结构食肉动物20,食草80,反过来就乱套。但是有一点,你们销售人员的结构必须是倒过来的二八,想安逸的人做做内勤什么的,享受低工资,大多人要是三心二意的人,你的团队才会有业绩。”
江小娟说:“道理我是懂了,妹子领教了。你再教教我,怎么让团队的人大多是三心二意的人?我的理解,基因决定,是不是都要换?”
“我认为基本上要换掉了,你让他们脱胎换骨很难。一个人在一个岗位上二、三年没起色,就不会有名堂了。所以你现在的关键,毫无疑问是选到合适的人才。曹操和刘备,说曹操是英雄,天下共识,说刘备是英雄,似乎人有不服,但刘备能延揽到人才,有使命感,就是企图心,靠下面的人才成功了。如果关羽张飞是偶尔碰到的,诸葛亮是刘备下功夫请来的。过去人才靠口口相传,能人推荐,现代社会信息发布的方法更多,我提示注意定向发布,比如高校毕业生。还有一类人,里面的概率高,就是做直销、保险的人中。再有,你的亲友里有这样的人不?你可以在朋友圈、各个群中发布诚聘英才信息,把类似三心二意的人才设定写上,有志者自荐,并请推荐。能做到千里挑一比百里挑一好,万里挑一就更好了。工作主要要放在物识人才上。”
江小涓说,你说的好些我想到过,没你想得系统,我很受启发,哥强大!
李坤兴说,纯属纸上谈兵,但愿不误你大事,你自己再想想。
江小娟把李坤兴的话记下了好好琢磨。
思考之余,不免想,要是跟李坤兴做夫妻多好,舅舅表扬自己有行动力的,李坤兴能帮她指方向。可惜,世事难圆满。